当前位置:金华高新技术产业园区历史解密伊斯兰国:IS首领巴格达迪和他的恐怖“国家”
解密伊斯兰国:IS首领巴格达迪和他的恐怖“国家”
2022-09-25

“巴格达迪”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来自巴格达”,人们普遍认为这只是一个化名,取这个名字的目的是让伊拉克人感到“基地”组织是伊拉克国内的组织,而不是由外国人领导的组织。

“‘基地’组织攻下伊拉克重镇并公开宣布建国!”新年伊始传出的这一新闻,引起国际舆论一片哗然。

在本·拉登被消灭两年半后,“基地”组织为何突然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究竟建立了一个怎样的“国”呢?

神秘的“ISIS”

最近,“基地”组织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地的活动有扩大之势。其分支“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亦称“ISIS”),在叙利亚阿勒颇东部俘虏了百名“自由军”武装分子,并割下了其中40名俘虏的头颅。该组织先是作为叙利亚反对派与“自由军”联手打击巴沙尔政权,并借机壮大势力,后又与“自由军”反目成仇、兵戎相见。他们控制了叙利亚的阿扎兹镇后,迅速染指叙利亚东部广大农村地区。

其实,“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目前仍是一个组织,不是一个国家,它起源于伊拉克西部。

原本,伊拉克与叙利亚同宗同种,关系十分密切。在萨达姆统治之前,伊拉克和叙利亚两国都是由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统治,只不过两国的执政党分别叫复兴社会党伊拉克地区领导机构和叙利亚地区领导机构,但萨达姆与老阿萨德(巴沙尔总统的父亲)关系一直不好,叙利亚还曾参加美国发动的针对萨达姆的海湾战争。毗邻叙利亚和约旦的伊拉克安巴尔省,是一片巨大的沙漠地区,这里的居民几乎都是逊尼派穆斯林。萨达姆倒台后,什叶派穆斯林在伊拉克崛起,逊尼派穆斯林被排除在权力之外,就从那时起,代表逊尼派极端势力的“基地”组织就在伊拉克建立起分支组织。2011年,美国从伊拉克撤军后,“基地”组织的这个分支势力开始膨胀并与叙利亚的逊尼派极端势力联合,逐步控制了伊拉克与叙利亚交界地区。

该组织由一个名叫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下文称巴格达迪)的人建立。“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领导人扎卡维被美军炸死后,巴格达迪曾一度成为首领。“巴格达迪”在阿拉伯语中的意思是“来自巴格达”,人们普遍认为这只是一个化名,取这个名字的目的是让伊拉克人感到“基地”组织是伊拉克国内的组织,而不是由外国人领导的组织。一些情报表明,巴格达迪曾在伊拉克前政权军队中任职,但个人其他情况不详。

2006年10月,由巴格达迪领导的武装团伙“圣战者协商委员会”发表声明,宣布建立“伊拉克伊斯兰国”,把首都巴格达和安巴尔等省及巴比伦、瓦西特两省的部分地区划为势力范围。2012年4月,巴格达迪宣布,他领导的“伊拉克伊斯兰国”组织与叙利亚反政府武装“拯救沙姆人民阵线”合并。2012年底,这个组织进入叙利亚,后改称“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

迅速扩展势力

“基地”组织利用“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这个名称,意欲唤起阿拉伯圣战者重新高举本·拉登的圣战大旗。该组织开始同时从东西两个方向向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腹地渗透,最近连续在整个地区制造了多起事件。

今年初,伊拉克重要城市费卢杰落入“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组织手中,这是该组织在伊拉克取得的重大胜利。“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宣称,他们完全控制了费卢杰市中心,并将他们的旗帜插上了这座城市的政府大楼和警察局。许多蒙着黑面罩的武装分子通过高音喇叭向城中市民喊话,称不要支持伊拉克政府总理马利基,否则将面临“最严厉的处罚”。该组织武装人员还要求政府军和忠于政府的部族武装“立即撤离省会”,否则“后果严重”。

巴格达迪等人在其控制区实行严格的伊斯兰法律,绑架和杀害任何批评他们统治的人。目前,该组织正迅速扩展自己的势力,已经成为叙利亚最大的反政府组织之一。最近,该组织还声称对黎巴嫩的一起自杀式炸弹事件负责。

据阿拉伯媒体披露,“基地”组织的整体战略是想打通叙利亚和伊拉克之间的“战略走廊”,使其成员可以在两国间自由往来,互相支持,为所谓的“伊斯兰酋长国”开疆拓土。这些从叙利亚转战伊拉克的“基地”战士,有丰富的实战经验,其装备也精良,许多人想在伊拉克“大干一番”。眼下,伊拉克境内教派冲突、政局混乱、社会呈现碎片化,这些都为他们“施展拳脚”提供了合适的土壤和机遇。所谓“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只是“基地”的一个阶段性成果,他们不会满足于此。

美国《环球邮报》评论说,“基地”组织占领拉马迪和费卢杰并能够守住数天,表明它已经超越传统的爆炸和打了就跑的袭击战略。“基地”组织显然以其最新的化身——“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卷土重来了。《波士顿环球报》则称,当年美国通过入侵参与伊拉克事务,并在这里花费数十亿美元,牺牲数千名士兵的生命。随着美国的撤军,这些努力和付出化为乌有。“最近几周,暴力事件的升级有可能将伊拉克拉回内战最糟糕的时刻”。德国《明镜》周刊发表评论称,“ISIS”的梦想是在伊拉克和整个地中海东部地区建立一个神权国家,这反映了“美国总统奥巴马的无能”。

美国调头打击“基地”组织

2013年12月22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呼吁地区国家停止对叙利亚“拯救阵线”、“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即“伊拉克和叙利亚伊斯兰国”)等与“基地”组织有关的武装派别的人员和资金支持,并称“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已经成为伊拉克和美国的敌人,威胁整个中东地区安全。声明还呼吁有关国家不要再将外国武装分子送入叙利亚。

黎巴嫩广场电视台的评论指出,这是美国第一次做出如此严厉的表态,说明美国可能要认真对待叙利亚的恐怖主义问题了。来自叙利亚“全国联盟”的消息称,西方国家在最近一次“叙利亚之友”会议中提出,即将召开的叙利亚国际会议可能不会直接导致巴沙尔下台,其所属的阿拉维派势力将在过渡进程中扮演基础性的角色。对此,“全国联盟”委员纳沙尔透露,对于叙利亚问题,美俄的看法正趋向一致,即“反恐”应取代“巴沙尔下台”成为过渡阶段的主题。一位叙利亚资深外交人士称,叙利亚危机发展到今天,其性质已经发生改变,最初要求民主变革的反政府力量正被极端宗教分子取代,西方致力扶持的世俗化反对派势力越来越弱,将来恐怕不得不在巴沙尔和“基地”组织之间做出艰难选择。伊拉克安全部队已失去对费卢杰的控制,这一突变不仅直接威胁到伊拉克现政府的稳定,更直接影响到在伊拉克有巨额投资的各国能源公司的业务运营与拓展,其中包括中国的能源公司。

有美国官员日前证实,为了遏制“基地”组织在伊拉克的迅猛扩张,美国开始向伊拉克军队提供各种先进武器,包括“地狱火”导弹、无人机等,而且美国还与伊拉克各方保持密切合作关系,以便对局势的发展作出进一步的反应。对此,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玛丽·哈夫说:“我们当然要帮伊拉克打击恐怖分子,但同时也要帮助他们加强自己的能力建设。”

但有国际观察家认为,事情也许不像美国方面认为的那样简单。由于“基地”组织的迅速扩张,以及埃及穆兄会被埃及军政府宣布为恐怖组织,美国在中东的“阿拉伯之春”战略基本上宣告失败;而“基地”组织沉渣泛起,使美国打击巴沙尔政权产生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后果。